✪☛☛☛☛點我預約諮詢改變學習模式✪免費✪想要更輕鬆更簡單更有來效率來讀書方嗎?
✪☛☛☛☛點我了解詳情✪永續收入✪改變收入結構打造永續收入

《科學美國人》雜誌這周末有一篇簡短訪談「剖析一個智者的大腦」,受訪問的是一位叫Daniel Tammet的作家與語言學家,Daniel是個天才,他記憶力讓他可以背出「PI」(就是3.141…)後面2萬2千多個小數位,這位記者訪問他,到底是怎麼辦到的,結果,他透露了一個很有趣的秘招──

與其是秘招,應該也可稱為一種鼓勵

用這招,誰都有機會學成一個天才!

Daniel從頭到尾,討論到數字、討論到智商、討論到學習「第二語言」等等,全都是一個整體概念:「抽象思考」(abstract)

以前也讀過「抽象思考」這種講法,不過,Daniel將它變得更清楚,Daniel的意思是,當你學習某物,別當它不是一個「學習物」

要讓資訊「活起來」。

拿Daniel最拿手的「數字」來說,Daniel說,從小他就特別喜愛數字,當他想到一個數字時,他腦中並不是一個直直的「1」或彎彎的「2」--

他形容,數字在他的腦中,竟然以不一樣的形狀呈現,飛來飛去,而且是3D的,表面還有各種顏色、各種材質,拼過來、湊過去。Daniel靠這樣的印象,來做各種的心算以及記憶「PI」。Daniel說,記一堆數字,已經不是1~9和0這十個字元在那邊拼湊組合,而是每一段都有不一樣的長相。他說,數字一直是他的「玩伴」,他「喜歡與數字一起跳舞」。

很少人像Daniel一樣這麼愛數字,但這種經驗,相信大家都曾有過,人人總有一兩樣東西是自己在行的,就算沒什麼正經的,有的人就是特別會打電動遊戲軟體,有的人骨頭特軟能倒立,當別人問你「為何這麼行?」你反而答不出來,因為它就是這麼簡單。

如果是一個難的東西,應該怎麼學?

有些專業演員,再長的劇本也一口氣全部背完,就是因為「劇本」在他們的腦海已經不是一句又一句的台詞,那些台詞可能早就用另一種形式存在該演員的大腦裡。

有些口譯家可以一次翻譯好長一段資訊,也是因為那些話語在他們腦裡已經不是一句又一句的話,那一句一句話早已用另一種形式存在該口譯的大腦裡。

厲害的人,會自動把一般人所收到的「死資訊」翻譯成「活資訊」,用他們的方式存在大腦裡。這是天才與非天才的差別。換句話說,我們學任何東西,想要再進步,想要突破瓶頸,下一步一定得先把它「抽象化」,譬如一個想學煮菜的人,過了基本功後,若能很快的從這些食譜與炒法跳出來,將字與圖的流程解說「抽象化」,以自己的方式存在腦袋裡,學得更快。

另,由於Daniel是語言學家,他也提到「學語言」的重要,語言看起來有文法、有發音,這些是後來者學習「第二語言」的唯一方法,但,當初每個人學習「第一語言」(母語),可不是這樣學的。Daniel舉例,語言學中有一種「phonaesthesia」的現象,我翻成「聲音形態」,就是一個聲音,產生一個潛在的感覺。Daniel舉例,世上有許多語言,是以較小嘴型的「i」音來形容「小」的物品,然後以較大嘴型的「o」或「a」音來形容較「大」的物品。在中文,「細」和「大」;在英文,「little」和「gross」這樣的大致狀況。Daniel表示,學語言不應該這麼緊繃,而需要靠更多的「個人的直覺」。與其念100本課本,不如只念5本,但讓這5本開始用自己的形式,存在自己的大腦裡,用自己的大腦「抽象處理」!

當時在加拿大,也有這麼一段經歷,有一位長輩說過,學英文不是要每個單字都查出來,只要看著電視,天天看,天天看,有天就突然發現,嘩,電視上講的英文,突然全部聽懂了!

有這麼一天,很自然的,全部聽懂了!

這讓我們想到,當我們面對一個要學的東西,想要「學它」,是帶著怎樣的心態?

我們是帶著一雙銳利的「攻擊」的眼神,還是一雙和煦的「包容」的眼神?

前者貌似兇惡,但後面充滿懼疑與害怕;後者貌似柔和,一張口,再難的東西都被他一口吃掉。

舉個例,各位在讀英文、看英文電影、小說,是什麼感覺?

我們在看一部電影,還是在看一部「英文」電影?

我們在看一本小說,還是在看一本「英文」小說?

我們在聽一個教授演講,還是在聽一個「英文」教授演講?

每個人一生看了好多場電影,你記得,哪部片你是看中文版的,哪部片是看英文版的?當你知道這是一部英文片,你對它,便產生了一個奇妙的感受,我們於是開始帶著銳利的眼神,而不是和煦的眼神,這樣一來,語言永遠學不好。

有個故事我後來常常描述:剛回台灣,我曾參加一場演講,那場演講,我幫雜誌到場訪問台上美國來的教授,先聽他的演講,再訪問他,寫一篇訪問稿。這位教授是哈佛商學院的,忘記叫什麼名字,但我聽他講完,覺得一點也不怎麼樣。

這時候,有一個教授,台灣的教授,舉手發言了。

這位台灣的教授,英文說得很爛,發言得吞吞吐吐,鄉音非常重,我費了九龍二虎之力才把他的話聽懂,赫然發現,這問題問得非常的好

結果,台上那位哈佛商學院的教授顯然是被問倒了,他隨隨便便的答覆,然後,後面還接了一個笑話(在我聽來是很幼稚的美式笑話),這時候,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──

整個台大地下室的會場,居然哄堂大笑!

台上的教授,露出輕鬆的笑容,愉快他的危機解除了,留下台灣教授的背影,看起來落寞不已。記得,當時我是被交予重任而採訪這篇的,後來,我根本沒有交這篇稿子,因為我太生氣,氣到沒辦法寫稿子!我心想,我幹嘛為這個講得這麼爛的商學院教授還要背書,在那邊亂講一通?台灣花多少錢請他來,那他又講了什麼?然後同學們也ok,因為就是這樣子。

許多技藝是可以後天養成的,其中的關鍵,就是在跳脫書本。或許大家無法從小到國外,讓毛細孔幫忙學英文,但依然可以用大格局來看這些學習物。Daniel已經教我們,想快速學習一樣新事情,就是要「抽象它」,讓它整個的包圍著我們的生活,用一種自訂的型態;不要太多,不要太黏,但完完全全的四處的充滿。

抽象它,每個行業都等你來作天才。